Der Mensch denkt, Gott lenkt.

Same Shit,Different Day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edit]

CM: --
TB: --

page top

久違的人妖美青年 

2012/08/18
Sat. 08:35

ssccover-image2.jpg
雖然報上了原創,但還真是一點梗也沒有.....而且最近工作忙亂,一回家只想躺床orz

其實長期以來斷斷續續地都有在想SILENCE SONG的梗,但總是因為太多的理由遲遲沒有動筆,因此仍只有零星片斷的想法,果然創作這種東西還是要一鼓作氣跟動力吧~

想想大概從2005年開始進行,隨著時間的演進,自己的歲數都快超越他們了,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不過也因為一些社會經歷之後,對他們所遭遇的事情以及想法有不同的體悟,也許這就是人會成長之處。

總之,久違的提起畫筆,不習慣的軟體、常常會偵測不到筆壓的數位板、不完整的構圖(依舊是不長進的邊畫邊想)、工作後的疲累,使得進度一再延後,然而看到逐漸成形的圖畫果然是有滿足感,可以的話還是想繼續把這個故事進行下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edit]

CM: 0
TB: --

page top

いざ空の旅へ。 

2011/03/01
Tue. 09:55



移動式空中瞭望台

巨型種空魚,性格溫和穩定,喜好新鮮空氣,通常都待在高空處,只有在天氣晴朗時可見。
移動速度緩慢,故不適合載送急件(生鮮物品之類)
目前主要功能為監測外來侵略及治安維持。
因為體積龐大無法直接停靠地面,必須透過其他飛行種載送是比較麻煩的部分。
體表養分豐富,會附著植物種子生長,因此可從植物分布及生長狀況推斷年齡及地區。

花紋每支空魚不同,圖中所見在下顎處有花紋,故暱稱 小鬍子。

[edit]

CM: 0
TB: --

page top

Kiss in the dark 

2010/07/29
Thu. 00:25

停下終於告一段落的工作,眼鏡蛇闔上帳本,摘下室内用的無框眼鏡揉了揉疲勞的眼睛後,支著下巴,望著栓上的大門。

狗兒去找魔法師估計是不會回來,倒是平時餵食的野貓還沒出現,聽著連地下都能感受到震撼力的風聲,眼鏡蛇開始擔心小蛇的話是否會映證。的確,那傢伙在這種日子不喜歡待在牢籠裡。

太冷了!!

理由就是這樣。要抱怨就別搞些會進牢的把戲啊!!

眼鏡蛇嘆了一口氣,起身拿下掛在牆上附有大絨毛帽沿的大衣與防風鏡,走到樓梯口裝備上,停頓了一會兒,又折回櫃台,從櫃檯下拿出一條大毛巾塞在腰際的萬用包,給可能遭難的蛇大爺。

再次往店門口,走上僅能容一人通過的螺旋階梯,至少到監獄看看那傢伙離開與否,眼鏡這麼盤算著。通往外界的門板,還沒推開就能感受到外面的寒冷,風讓門板撞擊發出砰砰的聲響,眼鏡蛇遲疑的伸出手將門閂取下,拉開了一條縫,瞬間灌進的冷空氣讓他不自主的縮起脖子。這種天氣沒有一條蛇會想在外面遊蕩哪!

不!也許某個笨蛋就會想試圖證明某些莫名奇妙的事實,例如蛇也能在寒冷的天氣中活蹦亂跳之類的,腦中浮現赤尾狂妄的笑聲,眼鏡蛇搖搖頭驅散這荒謬的畫面。倏地,一隻凍的發紫的手從門縫間伸入抓住眼鏡蛇的腳踝。

硬是把差點脫口而出的咒罵吞下肚,凝神一看門口地板上有個破抹布般的物體,應該是頭的部份依稀可看出原本色的頭髮結成條狀,上面凝結著冰晶還堆著小雪山,正是某個逃獄笨蛋。眼鏡蛇彎身下去抓住失去血色的手腕,將連結在其後的身體拖了進來後,大力的把門關上。將僵直的蛇打抱起走下樓梯後,就放置在地板上,脫下大衣,眼鏡蛇回到櫃檯内翻找著。而被置之不理的物體則用極緩慢的速度匍匐前進到最靠近火爐的位置。遇熱溶化的冰晶化為水珠滴落在地板上發出輕微的聲響。似乎稍微恢復點生氣,右手抬起將頭上的堆積的雪拍掉。

「……外面……真他媽的冷……」

……解凍後第一句話就是這個?
眼鏡蛇挑起一邊眉毛,抽下腰際的毛巾揉成一團丟了過去。赤尾敏捷的接下這小小的不滿,擦拭身上的水滴。

「本來以為吃過飯會好些,沒想到根本沒有什麼差嘛。啊啊,為什麼冬天會下雪啊?這種東西留在童話故事裡頭就好了,別在本大爺的人生中出現啊!哈嚏哈嚏哈嚏~可惡!」

無厘頭的發言後接連著好幾個噴嚏,讓眼鏡蛇苦笑著遞出剛熱好的酒。

「喝了會暖點,……這種天氣還在外面跑來跑去,真是服了你。」
「可不是?」

凍的發紅的臉露出得意的笑容,赤尾仰頭將熱酒一飲而盡。

「這種事除了赤尾大爺我之外,還有哪個蛇能做到?哈楸!!」
「是是是、我們的赤尾大人最害了。你那身濕衣服要不要先換下來,被感冒大神附身就不好囉!」
「唔唔……」

眼鏡蛇轉身準備幫赤尾拿乾衣服,卻被身後伸過來的手環扣胸前無法動彈。赤尾左手的金屬義肢,隔著大衣仍能感受到冰冷的觸感,而右手雖然經過火爐的烘烤,仍泛著紫色。眼鏡蛇將手覆蓋上赤尾的右手,嘆了一口氣。

「客倌,還需要什麼服務嗎?」
「這邊所能提供的全~部!」
「本店提供的服務要全部體驗的話一個晚上無法實現夠,不然這樣吧……」
「唔哇?!」

眼鏡蛇轉身猛然將赤尾抱起。

「先幫客倌您做個全身三溫暖,您在慢慢點菜吧!」

已像既定的儀式了。
先是拆掉左手的義肢擱在工作台上,剩下單手的人就會將右手舉起要求協助到最後。
在吹乾頭髮時轉頭親吻輕柔撥弄著髮絲的大手,然後一路糾纏到床上。

(激H注意)
-- 続きを読む --

[edit]

CM: 2
TB: --

page top

2017-06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