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 Mensch denkt, Gott lenkt.

Same Shit,Different Day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edit]

CM: --
TB: --

page top

不要同時帶兩張證件在身上。 

2011/05/29
Sun. 16:44

夢到考試沒帶准考證(扶額,到底是壓力有多大,雖然後來莫名其妙的又變成格鬥夢,印象中我應該是打贏了(汗)

敵手是一個會無限變形吸收對手的大魔頭,但弱點卻是在尾巴,在最後一次脫下外皮重新長肉的途中,不知為何尾巴沒有順利生長,沒有辦法發揮實力,於是我就打贏了,真是勝之不武(巴)

醒來第一件事想到,才剛報完名而已准考證還沒寄來,雖說去年到考前還是沒收到准考證,想想為何報名表規定要用限時掛號寄,准考證跟成績單卻都是用平信,而且沒收到還要自己八點前到考場重瓣,他喵的~~~


把忘記帶准考證的悲劇夢告訴同事,同事笑著說你只要記得帶身分證就好了。



…身分證也沒帶啊orz
-- 続きを読む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edit]

CM: 0
TB: --

page top

惡夢特別有真實感。 

2011/05/01
Sun. 15:22

五月一日是社會人期滿四年目,結果今早的夢境是上了高台梯子斷了下不來orz
正在苦惱要怎麼下來時,正好遇到下方經過的本田菊國民,正想求救時卻發現我不知道梯子的日文是什麼,然後對方就離開了orz
截至醒來為止我還是一直困在那個地方,醒來第一件是翻字典查梯子怎麼說…嗯、はしご(淚目

[edit]

CM: 2
TB: --

page top

醫院的病床是個詭譎的東西。 

2009/07/30
Thu. 23:17

因為你根本不知道在那張床上到底葛掉多少人,上一個葛掉的也不知道是什麼病(此句確實)

先略過7/22的記事,總之7/21也許是幾近一夜未眠,到了下午在下腦中開始出現幻覺。只要一閉上眼,就會浮現不甚清楚的畫面,彷彿像是妄想般,一個個白衣的醫療人員在眼前掠過,竊竊私語。再來是在下內心深處的渴求,白色沙灘蔚藍的海洋,從海中衝出的白色觀光巴士,近似未來,跳入海中雙腳化為魚尾的遊客,交換著寶石鱗片的人魚,從這裡開始應該是非現實.....。

然後到了傍晚再度開始發燒,也累了。而那夜又是久違的多彩夢境。改天再附圖解說。

-- 続きを読む --

[edit]

CM: 0
TB: --

page top

捉迷藏。 

2008/09/03
Wed. 22:31

血腥文字ONLY,沒輒請自行跳過。
-- 続きを読む --

[edit]

CM: 0
TB: --

page top

一人目は興奮二人目で安堵三人目以降は日常 

2007/12/19
Wed. 01:42

色的絨毯延伸到地平線的盡頭,映襯著藍色天空看起來一片祥和。
看到這樣的景色的確會有讓人躺在地上的衝動,但卻不能這麼做,因為在那底下是無盡的沼澤,一旦陷下去就難以脫身。這個國家有大部分的地方都被水所包圍,但是因為附帶著這種疑似草地的物體,水中的生物無法生長,也無法作為交通聯繫的手段,完全沒有經濟價值可言。

還是很想試著踩上去看看,我踏出右腳左腳也跟上,在草坪開始陷落的剎那,又跳回陸地上。果然還沒有就此沉溺的覺悟啊!

遠處又是陣歡呼聲,遙望吵雜聲響的來源,人群群聚著,每個人臉上都帶著歡欣的表情,最近這段時間,失蹤的狀況頻傳,而方才有一位失蹤者現身,他是在像是棺材一樣的箱子內(附帶炸彈)被人從沼澤中撈起而獲救,人們為此慶祝著,似乎沒人想到到底是誰做這種事。

我看到獨臂的老刑事離開人群,落寞的看著天際。在我眨眼的瞬間他消失了,我以不疾不徐的速度走到他原先所在的位置(沒良心XD)。是落入水中了嗎?浮著的草坪沒有被弄亂的痕跡。

窺視著草坪與陸地間的接縫,鮮的影子閃過,看起來像是某種兩棲類的後肢,循著軌跡在沒有草地屏蔽的水中再次出現,露出的前肢鮮的不自然,青蛙?在這邊那麼久我沒看過沼澤裡有這樣的生物,我伸手將應該是指尖部分的圓球拔下,牠靜止在那了,呃!莫非我碰了不該碰的東西?那是天線嗎?那是天線嗎?手中的殘肢沒有彈性也沒有流出有機生物該有的體液。不再理會靜止在那的物體,我走回了人群聚集的地方,完全忘了大叔消失的事,在入口前方的水面因為沒有植物的遮蓋,顯得特別的清。底下可以看的一清二楚,然後.....有動靜了。

在水平面下有一個具有人形但是我難以稱為人的物體出現,膚色偏白除了綁了一些布條在肩膀與手臂的交界處外,身上沒有什麼遮蔽物的壯漢;應該是雙腳的部分,似乎拖了什麼東西。我又是下意識的把手伸到水面下試圖要抓住他,雖然是無謀的舉動,且有著會被拖下去的預感,但比我想像輕鬆的,我輕易的抓住他,將他拖出水面後用力的把他面朝下摔在陸地上,然後不容他有翻身的機會殘暴的往他的後腰重擊,儘管他的眼球看起來像是要突出眼眶表情極度痛苦,直到白色的物體穿破他腰部的皮膚我才停止。

想不出有什麼原因我要用那麼兇狠的手段對付他,那是莫名的恐懼感驅使。總之,他看起來還有氣,儼然生命力挺強的。

我先檢視一起被拖上縛在他下肢下方的物體,那是個箱子,看起來附著跟之前獲救的青年同樣規格的炸彈,說是炸彈但主要的能量來源卻是兩顆四號電池,毫不考慮就直接把兩顆電池給拔了,什麼事都沒發生;接著將可以看到箱內的小窗戶打開,確認裡面是否有人(順序錯了吧?),將板子一塊塊的拔開可以感受到裡面有人驚恐的在掙扎著,跳過軀幹部分,直接把應該是頭部的部分撬開,出現的是老刑事驚慌的臉。啐!那麼快就找到了,真是不好玩。

=====================================暗轉

四個人坐在狹窄的空間裡,感覺像是在一個四方形的小包廂,每個人的頭離天花板不到十公分,環著一張方形桌。

有人說話的聲音,聽起來像是母親跟女兒的爭執,母親像是要去理解女兒過去的創傷,而女兒則在極力抗拒著說現在不是能好好說出的場合。

不過在場的四個人分別是我,對面一個男人,左手邊的女人,右手邊的老刑事。看起來是女人分飾了兩角,在[女兒]的抗拒下,母親終於停止追問。空間內恢復成不自然的死寂。
男人坐到女人身邊,以極近的距離說到[太太,不然我們.....],老刑事馬上以刀刃抵住他的後頸,施力過猛甚至劃破皮膚滲出血。

男人識相的坐回原來的位置,他打開左手邊的冰箱,拿出瓶裝的液體,開始新話題[不然我們來談談水的事情好了],那個水!我有印象!!我想起來了!

我曾經也被裝在那箱子裡過,當時曾經喝過那個水,雖然最後怎麼脫離記不清楚,但是水的味道還有感覺,那是清爽不怎麼壞的味道。

眼前的男人就是失蹤事件的元凶,而我們現在的位置是在沼澤底下,為了防止水壓把牆壁壓爛,因此牆壁要做的特別厚,以至於活動空間小。

[好了!現在要談水的什麼事情?]我心想,他要是敢說出這個水其實是外面沼澤水或者在裡面加了河童精華液之流的,我一定把他的脖子捏斷。

他沒有說到這些,只是天花亂墜的敘述他所受到的壓迫,他的寂寞....一些每個遊戲或現實生活中做了壞事的人們都會說的屁話....

沒有太仔細的去咀嚼他說的這些東西,我只是想著要怎麼捏斷他的脖子...


================================

昨天的夢境,裡面的在下好沒良心好兇猛orz 其實沒有夢到完,因為早上的鬧鐘聲音打斷了XD 仔細想想內容跟我最近遇到的事情也是有跡可循,果然是潛意識作祟啊!

SX脫稿了(也只有4p),依舊趕著其他進度。最近一堆事情撞在一起,實在是無法好好上墨線。不過周六還是歡迎到B10找在下看見本XD 詳情晚點補。


[edit]

CM: 0
TB: --

page top

2017-05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