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 Mensch denkt, Gott lenkt.

Same Shit,Different Day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edit]

CM: --
TB: --

page top

模擬屍體遊戲 

2007/06/30
Sat. 22:53

情境:心臟病發或腦溢血的屍體。
施行方法:攤在椅子上或直接把頭貼在桌上即可。
這是下班後的娛樂(誤) 有時上班中也可以做(y)
今日中午差點被母上毒殺,一盤剛炒好的冬粉端上桌,光看顏色就不夠賞心目,湊近聞更是嗆鼻,吃下去則是舌頭麻痹。母上則是自己吃了一口,然後說看起來有點糟但是味道不錯啦......就把它拿到廚房去倒了!自欺欺人也該有個限度orz XO醬+韓國泡菜+義大利肉醬調出來會好吃鬼才相信啊!!難道說人到年紀長了會變成味覺白痴?!用想的也覺得很難吃吧...orz

這週五的夜班又是上天保佑無事度過,而且還過的充實無比。先是大家下班之後被緊急CALL,稍微處理了一下(電話求救是一定要的),帶著愉的心情回到辦公室開始考慮是不是要把制服外套拿去改,自己的太大件所以我都穿別人的(毆) 每次被人叫制服上繡的名字都要遞名牌更正,看起來很像是冒牌貨XD 花了半小時把累計約五公分的傳閱公文翻完,一邊吃飯一邊跟日本的友人敘舊,凹到快八點開始重頭戲,決戰SUICIDE追蹤電話!!!由於白天打電話大部分都沒人接,所以等這天值班很久,打算一口氣把它解決掉。終於歷經了被掛電話被掛電話被掛電話沒人接之後,總算是把前人累積以及這個月新接的部分打完了,最後一通電話還跟人家哈拉了半小時,原來在下瞎扯蛋的功力依舊建在。但是有些因為很難搞,所以個案紀錄只能留待週一待續。這樣搞下來,週五值班都沒畫到圖.....

好可怕,下禮拜就七月了。先去畫點東西回言看狀況。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edit]

CM: 3
TB: --

page top

教訓不管幾次都學不完。 

2007/06/25
Mon. 22:46

最終還是豪邁的以曠職論了。不過中間管理職現在無暇去管我這菜鳥捅的婁子,這個留待追記再説吧~

昨日去接受大自然洗禮了。本來一度因為身體造反,想臨時取消,但既然都已經都答應且忘記有值班這檔子事,因此還是半推半就的去了,我想這應該也是冥冥中的天意吧....

linmei02.jpg

去了真的覺得值回票價(但也付出很大代價XD)
原來台灣不要到深山裡也還是有那麼美麗的地方。只可惜天候不佳外加人潮眾多,遊覽車把遊客一車車的往上載,原本該是兩線道的車道,被遊覽車暫停變成一線道。也許要不了幾年這個景觀又會被破壞掉....

linmei01.jpg

雖然這隻蝴蝶在這停了很久,最終我還是把牠照糊了orz(然後後來的小鬼把牠趕跑)
在這個步道中雖然蟬鳴清晰可聞,但卻很少聽到鳥叫。基本上昨天也是徹底體會什麼叫做驚弓之鳥....在下的PHS鈴聲設定為鳥叫聲,聽到鳥叫聲就反射看PHS(其實山中根本收不到XD) 搞到最後把手機鈴聲設定成蟋蟀叫聲XD

linmei04.jpg

車上亂拍
下山之後,去享用高檔的鐵板燒。
我從主廚大人身上看到香吉士(OP)的靈魂啦!!不管是最新鮮及嚴選的食材,還有調味料的講究,與把食材做到最大效能利用一點也不浪費,完完全全展現料理人的熱血。
shanyen.jpg

而且邊做料理還邊為客人上課,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原來肉桂的原身是這樣。削下來的薄片又香又甜~旁邊的兩小顆石頭,則是鹽的結晶。
只不過這一餐吃下來總計花了四小時,真不愧是法式餐廳出身的主廚orz

好啦~接下來有點沉重。
-- 続きを読む --

[edit]

CM: 8
TB: --

page top

風蕭蕭兮易水寒 

2007/06/24
Sun. 23:02

linmei03.jpg


壯士一去兮不復還(譯:是好漢子出去就別給我回來)
回來就等著跪算盤......

在下明天要被中間管理條碼罰跪算盤啦!!!!
因為我把班表搞錯了,周日執日班居然不知不覺orz 還跑去山裡找熊(噓)
不過熊沒找到倒是找到下面這個。
linmei05.jpg

嘖!是好漢子就別跪算盤、有膽就把這個吞下去!
有點後悔沒帶回家當土產....第一次看到實物。
好吧~該被殺的時候還是要被殺,明天還活著就再來報告吧....

[edit]

CM: 13
TB: --

page top

予定は希望というより可能性 

2007/06/22
Fri. 00:28

體力一點都沒有要恢復的樣子orz(因為一開始就沒去鍛鍊)目前假日的度過方法是躺床三味(毆)過了一個端午節回到工作崗位上,紀錄卻仍舊停留在6/19,直到一天快結束時我才赫然驚覺日期記錯以及六月已經過了三分之二這檔子事.....

工作量已經出現一天之內搞不定的現象了,想想每個禮拜都有人會去死,那個追蹤電話打不完是理所當然,只不過現在食的是前人積的案子(到現在還在追五月的個案),有時候還要擔心是不是戳到人家的傷口,雖然本來就不喜歡打電話這種事情,但此時更希望被掛電話或者對方不要接,這樣就能早早結案.....

這週由於同事去渡假,在下只好盡同事情誼接下她的每週例行業務,幫她帶一次活動,大學時代由於放不開對於領導活動異常苦手,而這次則是做了十足的心理建設外加查了配套措施(感謝阿某提供)上陣了、被團體成員嘲笑了(淚) 也許十足心理建設導致腎上腺素機能亢進而HIGH過頭,我的基礎數字排序能力全部喪失,連短期記憶都不起作用自己犯規次數比活動成員還要高orz 算了,反正在下本來就是一疊鈔票要屬三次以上才會正確的腦結構。活動順利結束就是萬幸。
-- 続きを読む --

[edit]

CM: 2
TB: --

page top

因為是人權法不適用的身分... 

2007/06/15
Fri. 22:52

端午節連續假期?那是什麼?
在下明天要上班!週一也要上班啊啊啊啊啊啊啊!!!!中國的三大節日啊!算了,連過年都要輪班沒什麼好抱怨了.....公司給的遮口費是一千塊獎金跟電影票還有五百元禮卷,可惡!有錢沒時間花啊!是說我這個月算了一下目前醫藥支出已經突破六千了orz(因為是非健保特約診所)然後在開始正式負責業務的前一天小炸了一下之後,總算半推半就的開始做Suicide追蹤,果然半推半就覺悟不夠,第一通就吃了閉門羹XD 後來才發現當事人當日才又Suicide(然後再隔日又一次) 不過聽前輩說好結果總是比吃閉門羹機會多,所以還是繼續硬著頭皮打電話,反正都已經出社會一個多月了,早點習慣現實也被戳刀。因此等到下次同一張單子再來時,就是我的敗部復活戰(握拳)

-- 続きを読む --

[edit]

CM: 5
TB: --

page top

不連續的世界 

2007/06/13
Wed. 02:36

眼前是潮水退去的貧脊大地,下一瞬間強力回捲的海潮擊碎上方的玻璃天花板發出巨大的聲響,正想著萬事休矣時,所有的聲音突然消失。原本貧脊的大地變成鋪著紅毯的長廊,預想會淹沒的潮水也沒有出現,剛才所經歷的並不是逼真的立體影像而是實際發生在某處的事實,一個基地的末期下場。直到最後的瞬間我還是在事發的現場,直接目睹那震撼的景象在即將被捲入時才被移轉到安全的場所。

「小宗好帥啊!!!」回過神來,我一聲喝采。

「那是當然的啦!!!」

身材比我的視線稍低,少年帶著自信的笑容轉身回應。整體配色紅與黃的衣著雖然鮮豔,但是穿在少年身上看起來一點也不突兀。而他也是造成海嘯的始作俑者,同時也是帶我脫離現場的領路人。

我回味著之前的感動,環著少年的肩膀兩人一起走在廊下。

「哪、英雄。讓我拍張照吧~」我徵求他的同意,他也爽快的答應了,還附帶了拍帥點的條件。我按下了相機的快門,但卻只有背景,少年的影像沒有出現。我看了一眼長廊一側,對著人像刻著版的老先生,這是這個世界的不成文規定,雖然各種施設及技術都到達一定顛峰,但是個人的影像無法經由科技技術留存,所以真的要留下形體記憶,只能像老先生一樣用刻版的方法。我不死心,對小宗提議再試一次,他依舊爽快的答應。

「啊。」再次按下快門之後眼前是比小宗更小一號的....痾,兒童。不過雖然形體跟年齡都變了,但內在還是小宗,又是該死的不成文規定,如果同樣的事情要進行第二次的話,所有的設定都會重置,也就是説相同的結果絕對不會出現第二次。一切都要重頭來過。

對於造成這樣的狀況,小小宗只是脫下手錶,要我等一下再交給他。(好像很中意那手錶,又像是要當做暗號)看來是打算既然都已經重置了,就乾脆換到自己滿意的形體為止。

沒多久一個青年向我伸手,我將錶遞給他。

「不是這支。」他皺眉,我低頭確認。的確,原本應該是色宛若玩具的塑膠手錶,已經變成了頗有質感的白金製品。

像是開始信號般,周遭再度喧鬧起來,左手方的銀白色艙門開啟,裡面跑出了幾個全身包覆銀色鎧甲的人型生物。青年拉起我的手開始奔跑,還順手把手錶往人型生物的方向扔,雖然銀色的不明生物緊急退回艙門內並關上艙門,但是手錶也已經從細縫滑進艙門另端,接著是一陣巨響還伴隨震動儼然是威力不小的炸藥。後方開始出現追兵,理所當然的使用著射擊型武器,被子彈射中的銀色路人爆散開,群青色的血液與內臟噴濺在白色的空間中,看起來挺痛的,隱約中我聽到青年的低語。這不是痛就算了吧?還沒來得及反駁,從前方冒出的攔截者同時發射出類似導彈但看起來跟剛才是同性質的武器,雖然看不到銀色生物的五官但我卻感覺他們是在笑著,似乎是DEAD END的宣告。

「這招如何!」青年吶喊。

拖著我做出滑壘動作,在還沒反應過來時我們已經跟攔截者交換了位置,所有的導彈也確實的擊中在攔截者身上。是高位相移轉術式!此時我才可以確定青年就是小宗。我們進入了向下的電梯,正要鬆口氣時,攔截者細長的指尖化為刀刃穿過尚未關上的電梯門細縫,穿透了小宗的腹腔,他臉上出現驚愕的表情然後做出反擊,電梯一陣劇烈晃動後刀刃抽離,電梯繼續往下移動,這就是終結?不過我看到小宗露出淺淺的微笑,此時我才注意到他身旁還有其他乘客,是醫療班的!!在刀刃穿透腹腔的瞬間,她使用了醫療用術式,將內臟從體內隔離出,使小宗的內臟不至損傷。然後女醫療士得意的説,這個術式還有特殊的功能喔!在電梯中突然冒出像是餐廳外的食品展示櫃。

「鏘鏘~內臟所有者一天內所吃的東西都能顯示出來喔!....不過你還吃的真多耶!」

看起來像是燒肉店的菜色,其中有好幾盤生肉片、大杯的啤酒與像是應付的零星菜葉。

「這是....你連吃好幾家的結果?」

「你覺得我是那種為了吃不同口味而跑好幾家店的人嗎?」豪邁的笑容。

「不可能。」小宗去過的店都會被列為禁止往來戶....

將剛才的激鬥拋諸腦後,我們都坐在地板上,電梯緩緩的往下降著。

MISSION CLEAR. NEXT STAGE?



我不認識小宗orz
儼然我的妄想症狀越來越嚴重了....這是昨天的夢境,其實後面還有一段,中間還穿插著廢墟搬的現實世界還有一堆活屍體。 昨天莫名奇妙的跟母上鬧不愉快,不愉快到最後決定早早睡覺就是這樣的精采夢境,首次的超級動作級!雖然明確的記憶讓我很累,但是整個早上都是靠「小宗好帥!」維持心情,這種疲憊無聊的每一日還能靠這樣的妄想自娛,人類的腦結構還真是了不起orz

[edit]

CM: 4
TB: --

page top

現在進行形なんだよ 

2007/06/08
Fri. 01:19

唔 電腦快一個小時,所以我現在是現在進行的休假中(饒舌)
那麼來本週精采回顧吧!(不需要)

首先是週一的初陣!!又叫做處女戰!!雖說是值夜,但因為受到勞工基準法的保護(參考用),還是八小時班,因此上班時間是下午兩點到晚上十點,由於週六下午五點才下班的關係,把識別證忘在制服外套口袋,所以稍早就進入了辦公室,才進去就受到老鳥們的一陣噓寒問暖外加威脅恐嚇(誤) 其實值週一的晚班我很擔心會有週一現象,所謂週一現象是-周日該玩該開打都實行完畢後,週一下班後再來後續處理,結果出現是出現了,但是都出現在早上,所以同事都幫我吸收掉了,整個晚上就在一片安寧和平的氣氛中度過。這真的是老天幫忙啊!!!不然以我ㄧ個月還沒熟習制度,出現突發狀況可能很難罩得住。月底還有一次希望在那之前可以長進些。

週二,雖說回到家已經十一點,呈現亢奮狀態,躺床直到一點才睡著,但是早上六點還是要起床去上班啊~原來這就叫做時差現象?!總之,整天就是開會開會上課!!正式進入該負責的領域,有種惶恐的感覺...

週三,隨著換負責科別,連帶辦公室也要轉移陣地,終於揮別不見天日手機形同廢物的地下三樓,但是才到新的單位就發現自己座位旁的牆角盛大漏水,真是個好水難日。不過終於有自己的辦公桌,還是相當感動。 晚上本來應該要上課,首次偷懶然後抽空去看醫生,說起來我的薪水第一次為自己而花的項目也是醫藥費,出費兩千orz 不在國內期間欠繳的健保費也要我自己吸收掉,這個醫藥費還真是可觀(遠目) 這次是去看骨科,由於拖太久當場挨了一劑消炎針,還是挨在腳底....我都不知道痛的到底是發炎還是因為挨針的關係
-- 続きを読む --

[edit]

CM: 7
TB: --

page top

週五休假所以回來再説 

2007/06/07
Thu. 00:26

如標題(毆)

[edit]

CM: 2
TB: --

page top

明日の事は明日考えるから 

2007/06/04
Mon. 01:09

進化了。從新人進化成打雜的。真是自暴自棄的進化法orz 開始工作以來塞的信封沒有一千也有五百。禮拜六因為研討會的關係,也足足工作了八小時,而且因為課内所有人力投入,外加算學分,因此無法報加班,這真是個強烈耗損精神的工作....下班後因為被綁架到另外一個地方度周末,沒有桌子,所以我又廢人了一整天,這樣下去真的行嗎?!!就參照標題吧....

不過週一唯一的朗報是可以睡晚點,相對的十點才能下班。第一次的夜班,請替我祈禱運氣不要太旺.....

[edit]

CM: 2
TB: --

page top

2007-06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