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 Mensch denkt, Gott lenkt.

Same Shit,Different Day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edit]

CM: --
TB: --

page top

先生、汚いぞー 

2006/12/19
Tue. 18:41

也許是預知夢?

連續混了好幾個禮拜,不但良心不安教授也終於不爽啦~呆在家裡是絶對不可能專心,研究室目前人來人往也很難集中,找個順眼的咖啡店把累積的資料一口氣消化完。但是怎麼繞來繞去還是在校園裡咧?而且這個校園還真眼熟~毎次都是同樣的場景。灰色的校舍、平滑的水泥牆上沒有特別的裝飾、純粹的四方體由三個長方形結合起來的ㄇ字型建築物。

長廊上空無一人,一口氣奔跑到盡頭,找不到往下的樓梯。來回多跑了幾次差點連自己在這的理由都忘記。走到其中一角的底端後,注意到往右還有空間。探頭一看,發現電梯啦~而且還發現了多餘的東西。電梯門的左上方,伸展出像是古典裝飾的色鐵槓,一般像那樣的末尾掛著的應該是裝飾街燈,但第一眼所看到的鐵槓上面掛的是半截粗麻繩。在死角的鐵槓上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晃著,並不是特別想去看,只不過轉身時視覺還是掃過了,那是名為吊死者的物體。能流出來的東西都滴在地板上的確就如書籍記載的糟糕死相。

沒有再看一眼我衝進最靠近的一間教室,因為午休時間的關係,在教室的學生三三兩兩並不多,而講台前正好有位教師在,我對他揮手他也注意到我了,心想總不能大叫有人上吊,我將大拇指繞過下巴往上劃、再向畫過脖子一次。他點點頭朝我走過來,他懂?有那麼神?一起出了教室。

長廊上已經不是像剛剛那樣的冷清,午休中的學生群聚在一起。走到電梯附近我刻意讓自己的視線模糊,那位教師隨便叫了一個學生[喂、你去那邊看看有什麼。]這位大嬸,你也太狠了吧?我明白你不想看,但是這樣造成學生的心靈創傷可以嗎?接下來跟我所預期的不同,學生並沒有驚嚇到的樣子,事實上電梯附近聚集了不少人,如果有屍體在早就一陣騷動了,那麼我所看到的是什麼?那個由上而下的視線真是讓人不。 

跟那位教師一同走回教室時,校工出現了。感覺像是恐怖片會出場的人物,本來就充滿皺紋的臉右半部更是多道紅色的傷痕,右眼只看到深鬱的眼窩,其實那位蒼白的教師大嬸也不像是普通人...校工跟我説那個地縛靈掛在那裡很久了。結果是我把幽靈跟實體物搞混了?明明沒有靈力的我第一次體驗到這種事情,原來會那麼難搞。這樣到底要怎麼分辨?[聽腳步聲?]蒼白大嬸給了我這個建議,推學生去察看的沒資格說啦

好了!找到電梯的話應該就能離開了吧?刻意無視那個掛在那的物體。抵達了一樓馬上朝著出口移動。天空突然暗了下來,突如其來一陣巨大的爆裂音,整棟建築物也開始搖晃。.......地震?但是眼前的景象已經告訴我不能用常理去思考了。巨大的深藍色龍,用頭撞著大門,企圖攻擊聚集在入口處的學生。 掛很久的幽靈之後是龍啊....接下來還有什麼,這個怪學校...


偶爾也來填夢境紀錄。其實怪東西還不少....不過這好像是我第一次夢到龍XD 可惡啊!就不能在夢幻點嗎?!!後來有人被龍吃掉了...(這不是夢幻吧?)

今年沒新年圖也沒聖誕圖。
因為沒什麼好寫的,在論文完成前應該都是私密日記了吧....
另外,今日糟糕日記更新18禁大神降臨,在下心中大概沒有純愛這個名詞。

機器人開始攻擊FC2了。接下來可能也要認證碼留言了吧~開發這種爛機器程式的祝YOU花開富貴(咦?)

[edit]

CM: 0
TB: --

page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page top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page top

2017-11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