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 Mensch denkt, Gott lenkt.

Same Shit,Different Day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edit]

CM: --
TB: --

page top

不連續的世界 

2007/06/13
Wed. 02:36

眼前是潮水退去的貧脊大地,下一瞬間強力回捲的海潮擊碎上方的玻璃天花板發出巨大的聲響,正想著萬事休矣時,所有的聲音突然消失。原本貧脊的大地變成鋪著紅毯的長廊,預想會淹沒的潮水也沒有出現,剛才所經歷的並不是逼真的立體影像而是實際發生在某處的事實,一個基地的末期下場。直到最後的瞬間我還是在事發的現場,直接目睹那震撼的景象在即將被捲入時才被移轉到安全的場所。

「小宗好帥啊!!!」回過神來,我一聲喝采。

「那是當然的啦!!!」

身材比我的視線稍低,少年帶著自信的笑容轉身回應。整體配色紅與黃的衣著雖然鮮豔,但是穿在少年身上看起來一點也不突兀。而他也是造成海嘯的始作俑者,同時也是帶我脫離現場的領路人。

我回味著之前的感動,環著少年的肩膀兩人一起走在廊下。

「哪、英雄。讓我拍張照吧~」我徵求他的同意,他也爽快的答應了,還附帶了拍帥點的條件。我按下了相機的快門,但卻只有背景,少年的影像沒有出現。我看了一眼長廊一側,對著人像刻著版的老先生,這是這個世界的不成文規定,雖然各種施設及技術都到達一定顛峰,但是個人的影像無法經由科技技術留存,所以真的要留下形體記憶,只能像老先生一樣用刻版的方法。我不死心,對小宗提議再試一次,他依舊爽快的答應。

「啊。」再次按下快門之後眼前是比小宗更小一號的....痾,兒童。不過雖然形體跟年齡都變了,但內在還是小宗,又是該死的不成文規定,如果同樣的事情要進行第二次的話,所有的設定都會重置,也就是説相同的結果絕對不會出現第二次。一切都要重頭來過。

對於造成這樣的狀況,小小宗只是脫下手錶,要我等一下再交給他。(好像很中意那手錶,又像是要當做暗號)看來是打算既然都已經重置了,就乾脆換到自己滿意的形體為止。

沒多久一個青年向我伸手,我將錶遞給他。

「不是這支。」他皺眉,我低頭確認。的確,原本應該是色宛若玩具的塑膠手錶,已經變成了頗有質感的白金製品。

像是開始信號般,周遭再度喧鬧起來,左手方的銀白色艙門開啟,裡面跑出了幾個全身包覆銀色鎧甲的人型生物。青年拉起我的手開始奔跑,還順手把手錶往人型生物的方向扔,雖然銀色的不明生物緊急退回艙門內並關上艙門,但是手錶也已經從細縫滑進艙門另端,接著是一陣巨響還伴隨震動儼然是威力不小的炸藥。後方開始出現追兵,理所當然的使用著射擊型武器,被子彈射中的銀色路人爆散開,群青色的血液與內臟噴濺在白色的空間中,看起來挺痛的,隱約中我聽到青年的低語。這不是痛就算了吧?還沒來得及反駁,從前方冒出的攔截者同時發射出類似導彈但看起來跟剛才是同性質的武器,雖然看不到銀色生物的五官但我卻感覺他們是在笑著,似乎是DEAD END的宣告。

「這招如何!」青年吶喊。

拖著我做出滑壘動作,在還沒反應過來時我們已經跟攔截者交換了位置,所有的導彈也確實的擊中在攔截者身上。是高位相移轉術式!此時我才可以確定青年就是小宗。我們進入了向下的電梯,正要鬆口氣時,攔截者細長的指尖化為刀刃穿過尚未關上的電梯門細縫,穿透了小宗的腹腔,他臉上出現驚愕的表情然後做出反擊,電梯一陣劇烈晃動後刀刃抽離,電梯繼續往下移動,這就是終結?不過我看到小宗露出淺淺的微笑,此時我才注意到他身旁還有其他乘客,是醫療班的!!在刀刃穿透腹腔的瞬間,她使用了醫療用術式,將內臟從體內隔離出,使小宗的內臟不至損傷。然後女醫療士得意的説,這個術式還有特殊的功能喔!在電梯中突然冒出像是餐廳外的食品展示櫃。

「鏘鏘~內臟所有者一天內所吃的東西都能顯示出來喔!....不過你還吃的真多耶!」

看起來像是燒肉店的菜色,其中有好幾盤生肉片、大杯的啤酒與像是應付的零星菜葉。

「這是....你連吃好幾家的結果?」

「你覺得我是那種為了吃不同口味而跑好幾家店的人嗎?」豪邁的笑容。

「不可能。」小宗去過的店都會被列為禁止往來戶....

將剛才的激鬥拋諸腦後,我們都坐在地板上,電梯緩緩的往下降著。

MISSION CLEAR. NEXT STAGE?



我不認識小宗orz
儼然我的妄想症狀越來越嚴重了....這是昨天的夢境,其實後面還有一段,中間還穿插著廢墟搬的現實世界還有一堆活屍體。 昨天莫名奇妙的跟母上鬧不愉快,不愉快到最後決定早早睡覺就是這樣的精采夢境,首次的超級動作級!雖然明確的記憶讓我很累,但是整個早上都是靠「小宗好帥!」維持心情,這種疲憊無聊的每一日還能靠這樣的妄想自娛,人類的腦結構還真是了不起orz

[edit]

CM: 4
TB: --

page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我也想喊小宗好帥XD!!!!
不過為啥是這個名字啊~(妙)
是說今天早上我也做了很妙的夢...
看你寫的這麼精采讓我也有點想寫...
問題是細節都忘光光啦!!(炸)

某人 #- | URL | 2007/06/13 01:45 * edit *

看到這篇讓我想起與卡琳卡初相會的那個晚上..

不過因為是Bad END所以第二天是很鬱卒的狀態~= 3=>


然後某天爹娘問我日文名當然是很大拇指(?)的回答了リム,然後娘幫我配上姓我才發現真是沒禮貌到一種程度(台語發音可)
改名字比較便宜還是改姓啊= 3=?

回重點~老大最近X爺有人放出死城 Dead Silence這片還不錯看~至少(腹語)娃娃至類恐怖片超合我胃口,結局也跟SAE(導演同?)一樣讓人歡樂了一下,事實上結局的運鏡讓我覺得好像再看SAW....如果載點掛了不能下又有點想看請通知我外叫便當= 3=v

下潛(咕嚕嚕...)(咕.....)(.......)

簡利姆 #- | URL | 2007/06/13 08:29 * edit *

大姐~~~是你的腦結構很了不得吧
夢境是不是可以那麼真實阿><

米粉 #- | URL | 2007/06/14 00:19 * edit *

某:
我也不知道啊~脱口而出就是這個暱稱
在下好像是叫小朝(謎,似乎是男性)
是説在下周遭名字內有個宗字的還不少
寫這種東西就是要馬上記下來才會記得
儼然在下是整個orz

KEN利姆:
我大笑了XD 雖然閩南語不太會説還是大笑了....

會夢到BAD END一定是YOU的邪念太深XD
再不然就是因為YOU希望如此吧~這時候就快快自己補完(y)
死城....我昨天下是一連的X,再加上MSN突然間整個當掉,所以就放棄了....SAE?是哪部?SAW在下是看了第二集看完秒砍,最近有點想看針孔旅社...是說最近院線的恐怖驚悚片還真不少....

潛水嗎?來,氧氣筒給你(用力丟下去)

米粉:
我想是因為這些對我來説都是在正常不過的東西吧=A=
昨天才被人糾正我不適合説正常兩個字....orz
(指我評價的正常是弔詭的....)

唬 #- | URL | 2007/06/14 15:02 * edit *

page top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page top

2017-08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