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 Mensch denkt, Gott lenkt.

Same Shit,Different Day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edit]

CM: --
TB: --

page top

醫院的病床是個詭譎的東西。 

2009/07/30
Thu. 23:17

因為你根本不知道在那張床上到底葛掉多少人,上一個葛掉的也不知道是什麼病(此句確實)

先略過7/22的記事,總之7/21也許是幾近一夜未眠,到了下午在下腦中開始出現幻覺。只要一閉上眼,就會浮現不甚清楚的畫面,彷彿像是妄想般,一個個白衣的醫療人員在眼前掠過,竊竊私語。再來是在下內心深處的渴求,白色沙灘蔚藍的海洋,從海中衝出的白色觀光巴士,近似未來,跳入海中雙腳化為魚尾的遊客,交換著寶石鱗片的人魚,從這裡開始應該是非現實.....。

然後到了傍晚再度開始發燒,也累了。而那夜又是久違的多彩夢境。改天再附圖解說。

我試圖尋找著一幕,應該是痛徹心扉的一幕。

畫質不甚佳,看起來是刻意營造復古風的效果,少女色(薄荷、粉紅、淡藍、咖啡)的彩帶狀手繪粉彩在畫面上搖動著,沒耐心的我開始用快速瀏覽的模式搜尋定格的圖像。初步得到的印象,是一個苦澀戀情的文藝片,「獻給我逝去的摯愛」應該是這部影片的中心。 但是定格的畫面卻是觸目驚心,血色、落下的眼球.....

受夠了定格畫面,直接進入隨機的篇章。

初始-
獻給我逝去的摯愛,眼前是一個墓誌碑。是一個男孩的名字,享年六歲......
咦咦咦咦?!我以為是什麼文藝愛情大戲,結果摯愛是個正太嗎?!算了愛的形式有很多種。

從年齡的衝擊回復,我取下了鑲於墓碑上的徽章,那是ㄧ個樣式簡單的長方形徽章,血紅色的底中間躺了一個金色的十字,將它握在掌心我走出了墓室。墓室位在高塔群的尖端,高塔群是白色長方形的集合體,在每個狹窄的轉角處都滿滿的放置著裝飾品,神聖的器皿、燭臺、玩具、裝飾品,無視那些飾品,尋找方便落腳的地方跳下,本來就沒有多餘空間的平台,在我跳下時擺設品紛紛被掃落。
================================暫停

說真的,有些擺設品個人還挺有興趣的,可以的話真希望能夠收藏。
於是到了幕後工作檯,遲鈍的狗型機器人正忙碌的在搬運當時作為道具的擺設品,現場有一個恭維也稱不上好看的監察員(而且是職場上會惹人厭那型)在一旁監督,我看上了其中一具未啟動的狗型機器人,尋找著適當的時機下手,當然不是這麼明目張膽的。而是利用道具中的....痾、姑且稱做模手複製。所謂模手是一種複製用的東西,只要摸一下就能複製出完全相同的東西,相當方便。此時模手用網狀袋子包覆著掛在天花板上,他的指間正巧摩擦到監察員的頭髮,接著袋子就下沉出一個半身人型.....

模手,可以複製無生命物,但是當他摸到真人時,就會產出妖冶的自●娃娃,看著畫著濃粧,比著中指,露出下半身,嘴巴張成O的人型....真是太蠢了,這是當時的感想。

零碎的片段-
穿著著民族服裝的外國蘿莉、在月下詭異的一群集團、其中一人在月光映照下終於看清他的臉,那是一張由塑膠材質的拼圖拼湊而成,反射著月光,過大的間隙甚至還可以看到内部。而眼睛的部份則是圓滾滾的眼球鑲嵌在那,眼框呈現方形。

山腳下神秘的住民,是個留金色長髮穿著藍染服裝有點頹廢的青年,他頸項上的裝飾品讓我決定忽視他,那是看起來保存狀況還不錯的男性器(粉紅色應該是外國人的<喂),長相不可惜是個變態。

幫兇-
我們一同往同一個目標前進,參與的人員全部身體都有欠損。

其中一名聽説是天生的衰蛋,因為他總是會被自己身體上的零件弄傷。只見他靈巧迅速的穿越往上的通道,脫出洞口。但應該是屬於他手的部分仍留在原地,我朝他示意,將屬與他的部份丟環給他。

他一臉驚愕,銀色的勾爪化為凶器劃過他的脖子,連帶後面的倒楣鬼一起遭殃,兩顆頭顱飛了出去,後面那個衰蛋眼球在半空中劃出美好的圓弧,在頭顱落地時正好回到眼框原來的位置,可喜可賀!(殺人兇手!!!!)

===========================沉默

究竟是哪一片段我想看,最後不得而知也放棄了。
唯一可確認的,這是血腥悖大戲orz

裡面滿滿的充滿性明示,在下當時應該是虛到被什麼附身了吧....

[edit]

CM: 0
TB: --

page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page top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page top

2017-08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