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 Mensch denkt, Gott lenkt.

Same Shit,Different Day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edit]

CM: --
TB: --

page top

幸運犬翻譯-特典:狂犬VS幸運犬 

2009/08/26
Wed. 00:10

ジュリオ第二個翻純粹是私心,忠犬跟狂犬合體的性格實在是太迷人了。而ジャン根本是在調教狗狗XD
翻完之後才發現某種程度ジュリオ也真是個狠腳色,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出各種令人害羞的台詞。

基本上特典CD內容都是跟100%路線完成的特典圖相關,感覺超幸福的

超露骨18禁文字注意。
ジュリオ「ジャン先生,是我。我回來了。ジャン先生?」
ジュリオ「啊……又在沙發上睡著,都早上了。ジャン先生?ジャン?……睡的真好。啊、來試著做早餐好了。」

ジュリオ「呃……烤麵包、蛋、還有……油……鹽……咦?在哪裡。嗯~~(翻找)有了,平底鍋呢……」

ジャン「嗯……唔……好吵啊~(鼾)咳咳、什麼……咳咳!感覺好像有燒焦味!?咦?搞什麼?!這個濃煙?發生火災了嗎?!」
ジュリオ「啊!ジャン先生,早安(招牌微笑)」
ジャン「呃?!ジュリオ,你回來啦!嗯……怎怎怎怎麼了?這個濃煙!噗!這個味道!嗚哇!!烤吐司機~」
ジュリオ「哎呀,燃燒殆盡了。」
ジャン「是哪一個傢伙啊?!把麵包烤到炭化的!!啊啊……這個不行用啦……」
ジュリオ「對不起……」
ジャン「嗚喔喔喔喔!!!為什麼平底鍋上放著罐頭,而且還燒起來了!?啊!痛痛痛!好燙!好燙!!可惡!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ジュリオ「……(嗚咽)」
ジャン「噁、嗚哇~為什麼空蕩蕩的碗公周遭,會有雞蛋集團自殺?!而且……這死相還真慘……」
ジュリオ「……(嗚咽)」
ジャン「然後,為什麼ジュリオ一臉看起來要哭的樣子?!」
ジュリオ「對不起……(吸鼻子)因為看到ジャン先生在睡覺,所以我想說來做早餐看看……」
ジャン「啥?……啊?……原來如此……是這樣啊!不過,ジュリオ做料理這種事你……」
ジュリオ「對不起,失手了……之前都沒做過,我會負起責任的!(拔刀)」
ジャン「啊……是喔……嗚哇!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把刀子收起來!你冷靜點,別哭了,沒關係啦~」
ジュリオ「但是……」
ジャン「就說沒關係了,別擺出這樣的表情。」

這間公寓的房間是只有我跟ジュリオ所使用的,成為BOSS的我,雖然在本部有專用的房間。但在距離聖誕節還有兩周的這時,我跟ジュリオ經常兩人一起待在這。

ジュリオ「抱歉,把廚房弄壞了。」
ジャン「也沒有弄壞啦!稍微換氣就好了。呼~比起這個,歡迎回來,然後辛苦啦!真是抱歉哪!我先自己回來了。」
ジュリオ「不、那個……完全沒……」
ジャン「嗯?」
ジュリオ「沒事,對不起……」
ジャン「沒差啦~早餐什麼的我來做吧!首先把這邊收拾一下。」
ジュリオ「咦?ジャン先生會做菜嗎?」
ジャン「嗯!你坐在那邊就可以了。」

ジャン「喂!ジュリオ你衣服上有血,難道說你……」
ジュリオ「我回來的時候,遇到四個人埋伏在路上……」
ジャン「你被算計了嗎?」
ジュリオ「不,我把他們收拾掉就回來了。」
ジャン「外套後面全紅的,是背後受傷了嗎?」
ジュリオ「啊……那個……我也不太清楚。」
ジャン「這傢伙,過來!不確認傷口的話……」
ジュリオ「痾……那個……我……」
ジャン「少囉嗦!快過來!」

ジュリオ「那個,ジャン先生……」
ジャン「脫掉!外套還有襯衫。」
ジュリオ「嗯」
ジャン「傷……咦……沒受傷,沒有傷口,但是剛剛的血……」
ジュリオ「那個大概是被濺到的血。」
ジャン「呃,你到底是怎樣才可讓背後血濺成那樣……總之,真是太好了。」
ジュリオ「ジャン先生……」
ジャン「對對……雖然已經說過了,一~直都這麼說了,不是ジャン先生,是ジャン。」
ジュリオ「對不起。」
ジャン「不用道歉啦~那麼~」
ジュリオ「ジャン先生……好高興,那麼擔心我的事情。」
ジャン「這是當然的事啊!喂~衣服溼啦!蓮蓬頭……啊!喂……在做什麼啊……」
ジュリオ「ジャン先生的……變硬了……」
ジャン「這傢伙……嗯~」

ジュリオ「衣服溼了,糾結在一起,脫不下來……」
ジャン「笨蛋……」
ジュリオ「乳頭也立起來了……好可愛……」
ジャン「嗚?!你的手指……」
ジュリオ「會痛嗎?」
ジャン「廢話!誰會把手指插進老二前端……」
ジュリオ「但是這邊流出液體……又硬……」
ジャン「ジュリオ……你是要做還是不做……嗯……」
ジュリオ「我想做。但是已經可以進去了嗎?」
ジャン「進來吧!用我的腸液弄溼就可以進來了……」
ジュリオ「會痛的話要跟我說。ジャン先生的……裡面好熱」
ジュリオ「舒服嗎?」
ジャン「……你呢?」
ジュリオ「好像……馬上……就要去了一樣。」
ジャン「哈哈哈,這樣……太快了,但是我也……有點不妙。」
ジュリオ「……你想要我直接射在裡面嗎?」
ジャン「別問這種事……」
ジュリオ「ジャン……」
ジャン「ジュリオ……」
ジュリオ「喜歡你……」
ジャン「我知道,我……快要……」
ジュリオ「出來吧……請射精……」(翻到手抖)
ジャン「……你呢?……還沒嗎?」
ジュリオ「我……沒關係」
ジャン「但是……不行了……」

ジュリオ「感覺舒服嗎?」
ジャン「笨蛋……你還沒有吧……」
ジュリオ「太快的話……擔心ジャン先生會感覺不滿足……」
ジャン「笨蛋……別把我跟某個沒腦袋的相比……」(不知道是指誰XD)
ジュリオ「一起高潮的話比較好嗎?」
ジャン「拜託,別一臉認真的這樣問,聽的我都覺得害羞了。」
ジュリオ「對不起……」
ジャン「只有我射的話,就覺得你沒有舒服到。」
ジュリオ「咦,我感覺很棒,那個我很能忍的……」
ジャン「我知道啦我知道啦~算了……」
ジュリオ「嗯,喜歡你,ジャン先生。」
ジャン「不要叫先生……噗,哈哈哈」

結果,從浴室出來的我們只能裸著身體,不管是誰的衣服都濕透了。

ジャン「好了~你剛剛是想做法式土司嗎?」
ジュリオ「是的,之前曾經有看人作過。」
ジャン「這樣啊~但是為什麼土司機會……算了!現在來做炸起司乳酪餅(カロッツァ*),不要太辣可以嗎?」
ジュリオ「好,我喜歡起司乳酪餅。啊!ジャン先生,很會作菜呢!」
ジャン「這樣嗎?我也好一段時間自己住了,反正也沒有會幫我作菜的女人。」
ジュリオ「真的嗎?」
ジャン「別一臉吃驚的樣子嘛……這麼說來,會作菜的女人根本是無法想像的生物」(失禮的傢伙XD)
ジャン「OK,炸好了。牛奶應該還有吧?」
ジュリオ「對不起,我什麼都沒能作。」
ジャン「嗯?這次是怎樣?」
ジュリオ「沒有生活技能,也不會作買賣。只會殺人這件事而已……對不起……」
ジャン「這就夠啦!因為……我們是手黨嘛!而且比起這個,連槍都拿不好的我,要是沒有ジュリオ,早就掛了。」
ジュリオ「ジャン先生……」
ジャン「喂!都說先生要去掉啦~算了……開動吧!反正……到衣服乾為止也沒辦法出去。那個……在那期間……一直……那個、兩個人在一起……」
ジュリオ「咦?」
ジャン「沒有啦……就是那個嘛!一直……你知道的……」
ジュリオ「那個……是說可以做愛嗎?」
ジャン「噗!你啊!!」
ジュリオ「不是嗎?」
ジャン「痾……沒有……該怎麼說……」
MAD DOG與LUCKY DOG,最初還擔心會變怎樣。
ジャン「算了……這個作的很不錯喔!」
ジュリオ「嗯!ジャン先生……ジャン。」
稍微有點費事就是了。


註解:
*カロッツァ(carrozza)=在義大利語中是馬車的意思,是一種以車輪的樣子做成的點心。
由於譯者知識淺薄沒看過這種東西,單從資料來研究似乎是翻成炸乳酪起司餅,如果有更美味的譯名,再請指教嚕~

==================================END

趁著上班午休時間打這種東西,對心臟不太好。
說真的第一次聽時根本沒想到ジュリオ會把手指插進去,這比沒擴張就硬上的程度更可怕orz
至於哪個比較痛就有待醬桑跟我們解釋(醬桑:少囉嗦!)
ジュリオ應該是沒X,基本上醬桑應該是他的第一次吧~所以不能拿他跟另外兩位身經百戰的來比啊!!(其中一位雖然空有技術,但也只能靠妄想來補體力的不足XD 某笨蛋是範圍外)
感覺醬桑就像是猛獸調教師,加油唄XD

[edit]

CM: 0
TB: --

page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page top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page top

2017-07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