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 Mensch denkt, Gott lenkt.

Same Shit,Different Day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edit]

CM: --
TB: --

page top

幸運犬翻譯-特典:獅子王VS公主 

2009/08/26
Wed. 00:15

ルキーノ大爺這個絕倫魔人!!!
明明這片聽了多次就是一直無法下手去寫,我想應該是在下為不足道的少女矜持在作祟。
跟其他人相比,醬在與ルキーノ交往過程中看起來是占了下風,ルキーノ面對醬看起來總是游刃有餘
不過在這段廣播劇裡可以看出醬在ルキーノ心中還是有一定的分量,只是表面上裝的像是個紳士般,
而醬桑則是少女的不得了orz

其中幾個片段翻的在下手抖不已,照例,若能夠更通順的話還請大家不吝指教。

18禁文字注意
聖誕快樂,還有新年快樂。
因為這兩個節慶,我們CR5的頭目及幹部們可以全員齊聚的慶祝。
然後今天是新年初日,距離那個事件已經過了半年哪~

「哎呀~好危險!!」
「喂!別把身體太探出船外,小心被浪捲下去。」
「好啦好啦,是說這艘船既然裝有引,就發動吧!」
「你說什什麼啊!這麼好的風還有浪可不是常有的,現在不用帆何時才能用啊!」
「那種事情在NYYC(New York Yacht Club)做就可以啦!」

穿著泳衣的ルキーノ不停的勞動著他的巨軀,一會兒繩子一會兒其他我也搞不懂得,操作著帆船。這裡是大陸的南方,佛羅里達,我們CR5的幹部正輪流的休假中,而我就跟ルキーノ來到佛羅里達的島嶼,僅我們二人。

「哈哈哈,如果你會操作的話就更好了。」
「別在意別在意!光看著繩子我頭就暈了。但是你…」
「嗯?什麼?幹麻直盯著我看。」
「不,總覺得你看起來很充實的樣子」
「是啊~因為很久沒有操作帆船了,想起大學時代就躍躍欲試,身體還記得呢!」
「Bu-=x=」
「怎麼啦?為什麼繃著臉。嗯?」
「才沒有咧!只是…」
「只是?」
「你…大學的時候好像從事過很多活動,而我對那時的你都不了解。」
「這樣啊…」
「嗚哇?!幹麻突然把船停下,沒差啦~就這樣繼續衝吧!直接衝回デイバン。」
「別鬧彆扭了,好不容易可以兩人獨處,我只顧著自己,不好意思。」
「你沒怎麼被曬嘛!」
「我本來膚色就比較深。如何?要稍微游泳一下嗎?」
「不,我不用了。」
「怎麼了?因為這一帶太深,害怕腳構不到底嗎?」
「囉唆!反正我就是連游泳也很笨拙啦!!」
「哈哈,抱歉。過來吧!」
「這個…已經不會痛了嗎?」
「喂~很癢啦!別這樣摸哪!那時候的傷…你看!很漂亮吧!不過是一分鐘又前進了大概四百公尺。」
「真的很害,你果然很強韌。」
「如果只有強韌的話,我現在就不在這了。是因為托你的福,Lucky Dog。」
「在這誇獎我,什麼也不會有喔。」
「這樣嗎?」
「嗚哇哇~你在幹麻啦!?」
「啊…你的肌膚很脆弱,只有被泳衣遮蔽的地方沒有被晒到,白~的咧!」
「吵…吵死了!又不會怎樣!」
「一點也不好!」
「幹麻啦!你那眼神。」
「脫掉,全身脫了就能曬的均勻了,在這的話不會擔心有人看啦!」
「吭?ルキーノ,你在說什麼…」
「不願意嗎?」
「並不是不願意,反正就是全裸而已,只不過…」
「只不過?」
「只有我脫我不要!你也脫!」
「哈哈,嗯,知道了。」
「嗚哇?!」
「怎麼了?脫啦!」
「…才不是這樣啦!為何你…突然就…那個…有反應啦….」
「是很稀奇嗎?(バハマに雪は降らないのか)只有跟你在一起呢?沒反應的話我早就該上醫院然後自殺啦!」
「這…這個白痴!應該說野獸!!」
「吭?不然咧?難道你比較希望我是跟你獨處時,那裡完~全沒有動靜的陽痿男嗎?」
「呃…那樣更不要…」
「太好了!」
「喂,我自己脫啦!」
「真是美好的風景哪!」
「話先說在前頭,我是為了曬勻才脫的喔!」
「當然,我了解我了解~要曬勻全身嘛!」(享受脫衣秀中)
「沒錯沒錯。」
「來這邊。」
「為什麼?」
「幫你把沒怎麼曬到的地方曬到,你說要曬全身嘛~」
「是說,你是想做吧…」
「真是直球的反應啊!那我也率直的回應吧!」
「嗯、嗯、嗯……」
「可以進去嗎?」
「(驚)等、等一下,突然就進去的話很痛,不可能啦!」
「哈哈,笨蛋,我知道啦!不是照字面,而是指”可以做愛嗎?”的意思。」
「什……什麼啊……這讓人混淆的說法。」
「女人的胸部雖然很棒,但是你的也不錯哪……」
「也……是什麼意思啊……那種附加性的說法。」
「哈哈,抱歉,應該說……你的乳首最棒。」
「啊、嗯……」
「你想要什麼樣的姿勢。」
「我……想要在下面。」
「為什麼?因為比較輕鬆?」
「笨蛋,才不會讓人看到。」
「我們的公主殿下意外的容易害羞哪!ジャン的這裡也站起來,潮濕了呢……」
「因為你一直……在舔我的乳首嘛……」
「是很舒服的意思嗎?」
「別舔的意思啦!」
「指示真多哪……後面這裡,我要摸囉……」
「你說摸……根本是把手指插進去了……」
「意外的進去的很順利呢!」
「……你是想說什麼?太鬆嗎……」
「只是想說,每天被我的擴張的關係吧!用我的,慢慢的……」
「那麼就……沒什麼好在意的……」
「所以,我可以進去了吧!」
「咦?!還……還不行啦!」
「我已經忍到極限了。」
「啊、嗯……嗚……」
「還是老樣子,縮的很緊哪!」
「啊、啊…還不是因為你的太粗了…嗚……」
「會痛嗎?」
「超痛的……」
「但是,如果我是短小又細的話也不喜歡吧!」
「誰裡你啊……」
「還是要我抽出來…只吸你的乳首。」
「笨蛋,我不要……這樣……」
「不要嗎?」
「……可惡、你的……就好了……」
「我的什麼?」
「你的……老二就好了……」
「雖然現在去有點捨不得……但是我好像也沒有再欺負你餘裕。」
「啊……哈啊……嗯,……啊啊……」
「真是淫蕩的聲音哪……讓人聴的心癢難耐。」
「啊……哈啊……太用力了……」
「抱歉,稍微忍耐一下…」
「啊、嗯……不行了……ルキーノ」
「要去了嗎?」
「啊……哈啊……嗯,……你呢……」
「……我也快了……」
「啊…ルキーノ!」
「ジャン!」

稍微清理了身體,我們在甲板上一邊曬著太陽一邊慢慢的聊著各種事,彼此的往事、組織的事情以及未來的事。

「所以說沒關係不是嗎?如果BOSS與幹部去休假了就無法運轉,CR5作為一個組織很奇怪…」
「這樣啊….反正還有老爹在…」
「就是這樣,煩惱的事情就忘了吧!還是說,注射的還不夠嗎?」
「嗯嗯……ルキーノ」
「怎麼了?」
「呼呼呼~嗯嗯……」
「做什麼啦!為什麼一個人偷偷的笑……」
「沒有,我想起中午的事情了……」
「什麼事情?」
「沒什麼啦……中午時,我們一起在沙灘上散步不是嗎?漂亮的小姐們發痴的直盯著ルキーノ看。」
「有這回事嗎?空氣的存在不說就不會感覺到啦!」
「少得意了,笨蛋!那時候啊……在閃亮亮的你旁邊是我,那時候我感覺到……高興、驕傲、心癢癢的……心情超讚的。」
「那還真是光榮。」
「……ルキーノ」

現在還會想起,那時候一直沒有問的,死去的家族們的事情、不會再回來過去的幸福。但現在,我覺得已不需要再問這些了,就是這樣感覺。

「在那之後,我有稍微閃亮一點嗎?」
「真傻啊……真正的要到晚上才閃耀喔!今晚我們上賭場……到時再來鑑定吧!」
「賭場的話我可不會輸喔!」
「我知道,因為你是Lucky Dog嘛!」
「有你在我才是……」

[edit]

CM: 0
TB: --

page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page top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page top

2017-05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