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 Mensch denkt, Gott lenkt.

Same Shit,Different Day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edit]

CM: --
TB: --

page top

Honeymoon choo-choo1-翻譯 

2009/08/27
Thu. 20:43

全身緊繃的醬跟享受著兩人獨處時間的ジュリオ。我想ジュリオ大概希望這輛車永遠別停吧XD
送行的ルキーノ大爺好有爸爸的感覺。

此篇健全XD
(敲門聲)
ジャン:是誰?
ジュリオ:車掌吧?
ジャン:嘖!不是才剛來查票過!有什麼事?
服務生:不好意思,來送為乘車的旅客準備的飲料。(實在研究不出那是什麼)
ジュリオ:我來就好了。
ジャン:嗯。
服務生:打擾了。
    那麼,到抵達芝加哥為止,請好好的享受這趟旅程。若有什麼需要可在找我們。
ジュリオ:謝謝,這是小費。
服務生:感謝您,打擾了。


ジュリオ:ジャン先生,已經離開囉!
ジャン:嗯、還在擔心是什麼呢!
ジュリオ:放在這裡了。ジャン先生...
ジャン:什麼事?你也別站著坐下吧!
ジュリオ:ジャン先生
ジャン:所以說什麼事?
ジュリオ:沒...有。
ジャン:吭?啊!說禁止叫先生的吧!喂!
ジュリオ:啊…。是...ジャン。
ジャン:哈--大陸縱貫特急列車,特等席。我正與ジュリオ從テイバン出發前往芝加哥的旅行途中,列車預定在明天晚上抵達芝加哥。是的...如果沒有意外發生的話...。

ジュリオ:ジャン,不用那麼緊張,沒事的-
ジャン:我才沒有緊張呢...啊...是緊張...
我們CR5藉著二代頭目繼承的機會,有了去跟芝加哥的某個組織會面的提議,這次交涉涉及今後組織間的關係,如果順利拉攏的話能夠大大個提升CR5的勢力,也能夠讓アレッサンドロ老爹認同,組織的幹部信服,再怎麼說也會日テイバン更加的和平。每個人都對於幸運狗的我抱著良好結果的期待,剛剛送行的幹部們也是如此。大家都來了啊...

ルキーノ:跟芝加哥的大人物交涉是個重任,唯有頭目的你才能擔任,拜託了幸運狗。看家的事就交給我們了。

ジャン:嗯,テイバン就麻煩你們了。

イヴァン:ジュリオ你這傢伙要好好的做好護衛工作喔!別讓我們的頭目被作掉啦!

ジュリオ:會的!

イヴァン:還有別從那邊的女人那裏得到奇怪的病啊!

ジャン:又不是你。

イヴァン:你說啥!!!

ルキーノ:這倒不令人擔心哪!

イヴァン:吭?為什麼啊!ルキーノ!

ルキーノ:那是因為...

イヴァン:嗚喔!!搞什麼啊!這個公用電話!!在響呢!

ジャン:喔!難道是...哈囉-難道是DARLING嗎~

ベルナルド:真是聰穎啊!HONEY!!哈哈~沒想到ジャン會馬上接電話。

ジャン:難不成ベルナルド,你平常就用這個線路在竊聽吧?

ベルナルド:沒有喔~

ジャン:是嗎?響的還真是時候呢!(是擔心路大爺揭發你們的關係嗎XD)

ベルナルド:哈哈哈,只是剛好啦!

ジャン:這樣喔!總而言之,感謝囉!

ベルナルド:嗯?雖然不太了解,不客氣。

ジャン:(CHU)那麼,什麼事呢?

ベルナルド:沒能去給你送行,ジャン,路上小心喔!我只是想說這個。不好意思,只讓兩人去送行。集會這種事情太過明目張膽的話很危險...

ジャン:我了解啦~再怎麼說,芝加哥可沒有能勝過狂犬ジュリオ的傢伙!

ベルナルド:對於這點我也毫不疑惑啊~不過啊...比較要擔心的是移動中的事情,至少也讓我方的人一起上車就好了,但就僅有這班車正好票賣完了,沒有辦法這麼做。

ジャン:嗯?這樣看來テイバン最近景氣不錯哪!這是特等席耶!我可是第一次搭乘呢!

ベルナルド:欸,總而言之途中多注意點,尤其列車是個移動的密室沒有可逃脫的地方,要特別小心其他的乘客。

ジャン:嗯!那我出發了。

ジュリオ:...我會困擾的。

イヴァン:別在意,拿去吧!!喔!電話講太久囉!笨蛋!

ジュリオ:需要的東西我都準備了。

ルキーノ:沒關係,不要的話途中丟掉就好了,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東西。

ジャン:那是什麼?

イヴァン:大爺我的餞別禮啊!要發自內心的感謝喔!

ジャン:呼嘿嘿嘿!

ルキーノ:我也準備了一樣小東西。

ジャン:啊...真是的,謝謝。

イヴァン:哪!拿去啦ジュリオ。

ジュリオ:嗯。

ルキーノ:喔?怎麼了?真不像你,表情看起來在害怕喔!

ジャン:才沒這回事呢!

ルキーノ:是可以理解你很緊張。慢慢的思考吧!你可是我們的頭目呢!

イヴァン:喂-時間要到囉!

ルキーノ:行李全部拿了嗎?

イヴァン:快點啦!

芝加哥,合眾國的第三大都市,流落到這的手黨、犯罪者,人數堆積如山笑著蓄勢待發,在這之中說不定也有想要奪取我性命的刺客。也許在這高級的列車中,也已經有人埋伏著了。移動的密室嗎?ベルナルド這傢伙真是灌輸了可怕的話,尿床的話怎麼辦啊!

ジャン:嗚喔!!嚇我一跳!
    原來是我的肚子在叫啊…

ジュリオ:已經下午了。

ジャン:啊啊~一點啦!
    才經過這麼一點時間嗎…離抵達時間…呃…還有三十小時orz
你~有帶什麼零食或吃的東西嗎?

ジュリオ:沒有…啊!不過有幾個橘子。

ジャン:咦~

ジュリオ:剛剛…イヴァン的餞別物。比什麼都沒有還好…來。

ジャン:嗯、謝謝。イヴァン這傢伙偶爾還派的上用場嘛!我中餐這樣就行了。

ジュリオ:如果到餐車的話,可以吃到更像樣點的…

ジャン:不用。沒什麼食慾,而且也不想到外面。變裝成乘客的刺客,搞不好正等著我們外出。

ジュリオ:別在意,沒問題的。

ジャン:並不是在懷疑你的能力。但是,稍微警戒點還是比較好的吧!喔!這個橘子看起來真好吃。

ジュリオ:沒關係的…

ジャン:想去的話你就自己去,我要留在這。

ジュリオ:不、我也要留在這。

ジュリオ:變暗了呢…

ジャン:終於晚上了啊…距離抵達時間呢…還有二十六小時…orz 啊~~~

ジュリオ:身體不動的話會讓人心情不好,稍微轉換心情到餐車如何?就算沒食慾,稍微吃點像樣的東西比較…

ジャン:餐車啊…那裡搞不好有一堆…

ジュリオ:你是指誰?

ジャン:上車時你應該也有注意到吧?イヴァン的對面站著的二十歲左右的情侶,女方在我們上車時,偷偷的看著我。雖然視線馬上就轉開了,那對情侶在我們上車之後馬上就上車了。

ジュリオ:那…那個是,單純只是看著這裡而已吧!

ジャン:你可以確定絕對是這樣嗎?

ジュリオ:但…但是沒有關係的,之前ルキーノ說的那個芝加哥餐廳的事情。

ジャン:餐廳?吭?我們在那邊能夠那麼悠哉嗎?

ジュリオ:ジャン先生。

ジャン:啊!抱歉,ジュリオ,明明你陪在我身邊。對不起,我還以為自己是抗壓性很夠的人咧!

ジュリオ:(微笑)

ジャン:剛剛跟ベルナルド講電話時,途中…特別是在車裡要特別小心,移動密室或是沒有可逃之處之類的…

ジュリオ:ベルナルド的話讓你不安了嗎?那傢伙不了解,沒有問題的…我絕對…

ジャン:沒問題沒問題…你就一直這麼重複著,如果在餐車中拔槍看看,就算我們避開了,也會傷害到旁邊的乘客啊!

ジュリオ:沒問…啊!我會不讓這種事情發生,而保護你的。

ジャン:我知道啦…

ジュリオ:我就算賭上性命也會保護你。

ジャン:混帳!!你如果死了就毫無意義了!別再說這種話第二次…只有我一個人活下去這件事…可惡、光想像就…

ジュリオ:啊…

ジャン:別說些讓人不舒服的話。如果你不在的話…我….嗚噁…

ジュリオ:ジャン先生?

ジャン:嗚噁…真的不舒服起來了…

ジュリオ:坐下,ジャン先生。

ジャン:什麼…暈車嗎…我記得有帶阿斯匹靈。

ジュリオ:阿斯匹靈對身體不好,請躺在這。

ジャン:ジュリオ?喂!

ジュリオ:趴下來。太緊張造成的暈車,我來幫你治療。

ジャン:說治療…噁…要怎樣…不用啦阿斯匹靈就…

ジュリオ:放鬆,我幫你做整體按摩…

ジャン:我的確是在逞強著…不…害怕著…ジュリオ把這樣的我,如同手帕般平    放在沙發座上。

[edit]

CM: --
TB: --

page top

2017-07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