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 Mensch denkt, Gott lenkt.

Same Shit,Different Day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edit]

CM: --
TB: --

page top

Honeymoon choo-choo2-翻譯 

2009/08/29
Sat. 23:28

繼續翻譯,花的時間比OMAKE少了,但是呻吟的部分還是聽不清楚。所以有些部分僅求通順。

少爺的那聲FXXK好震撼XD 第一次聽到FXXK可以說得那麼輕,卻壓倒全場人。
所以這段才是HONEY MOON的精髓所在。

18禁注意=A=
ジャン:(呻吟)
ジュリオ:果然…脖子跟背都很緊繃。
ジャン:啊啊……
ジュリオ:幫您放鬆…這樣的力道可以嗎?
ジャン:啊啊……喔喔……真舒服……有種比較輕鬆的感覺了…
ジュリオ:身體暖了起來了吧?
ジャン:嗯…有種很暖和的感覺…是說,我怎麼站起來了?…而且,還是完全勃起orz
ジュリオ:ジャン?怎麼了嗎?
ジャン:呃呃……沒、沒事!等等,別看!!
ジュリオ:因為按摩的關係……血液循環變好了呢!
ジャン:咦?是這樣嗎?是感覺很舒服,但是…不是這樣吧…
ジュリオ:別在意,那是自然反應。
ジャン:你……是從老師那裡學到什麼?!嗚哇!不要脫啦~不要看…
ジュリオ:但是已經變成這樣了,很不舒服吧!
ジャン:嗯嗯……ジュリオ,住手…
ジュリオ:那個,比起手…還是用嘴比較好嗎?
ジャン:但是……你也站起來了吧!
ジュリオ:啊!我……我不用了……
ジャン:哈哈……這是什麼啊……
ジュリオ:…因為…碰了ジャン先生的關係…
ジャン:真拿你沒辦法啊!那我們一起…啊…但是進來的話就不好了,這裡沒辦法洗澡。
ジュリオ:啊,這樣的話…
ジャン:什麼?
ジュリオ:用這個。
ジャン:保險套?……你到現在為止從來沒用過這個啊!明明就連零食都沒準備。
ジュリオ:剛剛ルキーノ給的餞別品。
ジャン:啊。…呃?!難…難道說,被發現了嗎?!……啊……啊啊…是在芝加哥時跟女人玩樂時準備的。是這樣吧?
ジュリオ:要用嗎?還是說用嘴?
ジャン:…啊…那個,用吧!拜託了。
ジュリオ:那……那個,這個要怎麼戴上?
ジャン:呼呼…教你吧!給我。
ジュリオ:是。
ジャン:感覺真奇妙…哪,下面脫掉。
ジュリオ:是。
ジャン:…對了,我這邊也必須準備一下…
ジュリオ:啊…我來做。
ジャン:不了,這邊床鋪很小。用自己的口水就行了…
ジュリオ:知道了…
ジャン:…差不多可以了。
ジュリオ:ジャン先生,你要在上面嗎?
ジャン:空間的關係,只能這樣了吧?
ジュリオ:盡量靠緊我,慢慢的把腰降下來…
ジャン:…嗯嗯…
ジュリオ:…雖然隔著保險套,但ジャン先生的裡面果然好棒…ジャン先生如何呢……
ジャン:…你知道的…前面都濕了。呼呼…好硬,別變的太大啊…
ジュリオ:(羞)那個……有點難…而且,ジャン先生也是之前說過,硬比較舒服…
ジャン:不要說出來啦…
ジュリオ:可以動了嗎?
ジャン:嗯…啊啊……嗚嗚……
ジュリオ:ジャン先生…你不是一直跟我說多跟你撒嬌嗎?我也想要ジャン先生多跟我撒嬌點。
ジャン:別太囂張了…
ジュリオ:可以吻你嗎?
ジャン:嗯嗯…不要直盯著我看…啊啊……哪,ジュリオ,快動。
ジュリオ:是,…一起高潮吧!這樣比較舒服吧!…我比較喜歡這樣…
ジャン:(*)
ジュリオ:安心的去吧…
ジャン:…感覺到了嗎…
ジュリオ:啊啊…你的…在脈動著…


ジャン:…抱歉。
ジュリオ:不會。
ジャン:哈哈……肚子…餓了哪!
ジュリオ:嗯,…已經沒有吃的了。
ジャン:還有餘裕嗎?還是下定決心到餐車去吧!不繫領帶不行嗎…
ジュリオ:好的。


服務生:歡迎光臨,為您帶位。
ジャン:謝謝。客人還蠻多的嘛!到底是怎麼樣的景氣啊…
服務生:先生,請看菜單。
ジャン:(客滿狀態……搞不好有刺客隱藏在其中,如果要狙擊的話會從哪裡?)還是說各個擊破?
ジュリオ:那個ジャン先生,我來決定可以嗎?
ジャン:啊……嗯。(咦?那個女人是剛才的…偷偷的看著這邊…)
ジュリオ:這個香檳,等等拿過來。
服務生:了解了。
ジャン:(ジュリオ,難道沒發現嗎?這傢伙應該不會…痾,隔壁的也看著這…可惡、每個人都看起來很可疑)
ジュリオ:這次試著點了比較好的香檳。
ジャン:啊啊~看起來很貴呢!哪、ジュリオ,後面的…
服務生:瓶子請您確認…唔…喝!…非常抱歉!!
ジャン:(ジュリオ後面的女人站起來了!手中有著色的物體閃著光…)ジュリオ趴下!!ジュリオ!!
女客:不準動!!
ジュリオ:停下來!!
ジャン:ジュリオ?!
背景騷動:襲擊嗎?!
女客:剛剛的槍聲是哪來的?!
背景騷動:敵人在哪?
ジュリオ:……啊…FXXK。
ジャン:(驚)咦?!
男客A:呃…敵人在哪?
男客B:難道是香檳瓶?
男客C:(驚)啊…少爺…
ジャン:痾?為什麼全部的乘客,都拿著槍衝過來。
ジュリオ:……(吸氣)
ジャン:像是要保護我們,圍成一圈。不管是紳士還是淑女,就連服務生也…呵,嘿嘿嘿…好像了解什麼了…好啦~親愛的ジュリオ,看著我的眼睛。
ジュリオ:…啊…
ジャン:這是……怎麼回事?
ジュリオ:啊…對不起。這列車上的乘客,全部都是我的部下。
ジャン:哦~
ジュリオ:抱歉…(拔刀)這個部隊的隊長,是你這傢伙嗎?
隊長:非…非常抱歉!!(ジュリオ的姓氏)因為誤聽成槍聲,而造成這樣的失態。
ジュリオ:那就來收拾吧!
ジャン:不,別在意!大家,沒問題,總而言之大家都趕快回到房間裡,放鬆休息。哈~反正乘客全部都是ジュリオ的部下,什麼都不會發生啦!所以啦~ジュリオ也住手,別這麼可怕的表情。
隊長:對不起……
ジュリオ:頭目的命令,全員,回自己的房間,快點。
全員:打擾了。
ジャン:辛苦了。

我在突然間一掃而空的餐車中央。

ジャン:呼啊~居然把頭等車包下來,你實在是~到底花了多少錢啊?!
ジュリオ:是、沒什麼大不了的,一百萬…
ジャン:嗚哇!!住口!我不想聽!!到底是怎麼樣龐大的亂花錢~
ジュリオ:這樣一點,如果是為了ジャン先生的話…
ジャン:從你們家族的思考角度來說的確是這樣啦~
ジュリオ:對不起,就這樣自做主張的…
ジャン:真是的,雖然知道你隱隱約約在做什麼……
ジュリオ:這樣嗎?
ジャン:嗯,其實你還蠻容易看穿的。不過、別人可能看不出來吧!但是還真沒想像會做到這種地步。
ジュリオ:對不起…ジャン先生。
ジャン:所以說,禁止加先生。啊啊~全部一團糟啊!香檳跟料理。
ジュリオ:對不起…
ジャン:可以理解你是為我做的,剛剛說亂花錢也是說的過份了。
ジュリオ:嗯?
ジャン:到芝加哥搞不好有大批刺客正興奮的等待著也說不定,不過在到芝加哥已前,還有二十…幾個小時,因為你的努力我絕對是安全的。那個…就是,接下來的事稍微就別去想了。
ジュリオ:ジャン?
ジャン:Honey moon。
ジュリオ:ジャン…
ジャン:安全的移動密室。

(這樣的旅行,甜蜜的時間…也不。)

*實在聽不出醬桑在呻吟什麼,在下失格(拿麵線)

[edit]

CM: --
TB: --

page top

2017-10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