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 Mensch denkt, Gott lenkt.

Same Shit,Different Day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edit]

CM: --
TB: --

page top

[翻譯]デイバン怪談 真の邪悪そして恐怖 

2009/10/22
Thu. 15:46

AUTUMN CHANCE實在有夠歡樂,不管是IVAN還是眼鏡篇都聽的超愉快XD(不過相較起來溫柔的IVAN衝擊性還是比較大)

最後的OMAKE果然是重頭大戲,有夠搞笑的啦~~~可惜少爺今回沒什麼表現到,反倒是媽媽出盡風頭,因為實在太有趣,所以又亂翻一氣,希望可以讓大家聽的愉快,有什麼建議麻煩指教啦~
終於克服苦難的我們持續朝向天竺前進,目的地是死的大沙漠,那裏有著另人害怕的邪惡妖怪,我們可以生存下去嗎?極道西遊記,來週也繼續收看喲~

這樣OK了嗎?辛苦囉!

B:辛苦了醬,聽起來效果不錯喔!偉大的僧人的角色。
R:但是能不能把這角色分配作個更動啊!沒想到大爺我居然要扮演豬的角色。
B:決定的是頭目跟顧問,有意見的話自己去說!我可是、我可是…居然要戴上可笑的假髮。
J:河童啊…老爹也不是惡意的啦…對吧!只是腳色上,跟小貝很合…呃、冷靜的感覺…
B:算了、我會接受現實活下去的。
I:別說的那麼了不起笨蛋!你們還是人型的角色,我可是當馬耶!!台詞只有咿嘻嘻而以。
J:有什麼不好,這樣要記的東西少啊!
G:這次,我也沒什麼台詞呢…醬桑唸咒文時,裝出痛苦的樣子。很好玩。
J:哈哈哈…那個啊…還被要求裝的更痛苦的樣子,到後半眼淚都流出來了。
I:囉嗦!為什麼朱里歐是猴子!主角這個角色!可惡,實在無法接受。說到無法接受,安排腳色的老爹呢?
J:早上為了壞蛋角色的錄影,可演的起勁呢!現在應該是在回來途中吧!
R:現在可是塞車的時間呢!應該會晚到吧!等待的時間要做什麼?
B:要等顧問的話就不能離開這裡。
J:這樣的話,來說些可怕的事情打發時間吧!
B:真是唐突的提議,不過可怕的故事啊…
R:怪談啊…雖然季節稍微不太對,但感覺很有趣呢!
J:好!就這麼決定啦!那麼,誰要說?
G:我對於那一方面的事情不太清楚,而且那一類的東西平常我也看不到。
J:呃…就算是平常也是看不到喔…再說,對於朱里歐你的可怕的故事,總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所以這次就PASS吧!
I:好吧!就由大爺我來為你們說吧!絕對讓你們嚇到尿褲子,再也無法說我是失敗者!!
J:好啦好啦~那麼第一棒,伊凡君請吧!
I:開始啦!

噹~噹~(效果音)

I:那是夏日時一個超悶熱的夜晚,當時飄著雨,我一個人駕著愛車奔馳著。
G:醬桑,可以去廁所嗎?
I:嘎啊!給我好好聽!這個章魚!
  嘖!當時我在前往第凡的路上,漆的道路旁一個白色的影子站了起來,那是一個穿著白色衣服的女人,女人揮著手要我停下車。
R:從(成功)脫落段變成(戀情)陷落段這樣的等級轉換嗎?
I:啊啊啊!吵死了!給我安靜的聽!!
那個女人,拜託我載她到第凡的某個醫院,那是奇妙的聲音,雖然覺得很不舒服,但實在是不能在雨夜裡讓一個女人待在這種地方,我就讓她上車了。
B:那麼,你在哪上了她?
I:我沒有做!!!!!就說安靜的聽了!!
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我就載著那女人到醫院去了。然後…
J:椅子濕漉漉的,但是女人的身影消失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喂~山田君,這個笨蛋的東西全部搬走吧!
I:嘎啊~就說,要把人家的話聽到最後嘛!!!我要哭囉!這些傢伙!!
我把車開到醫院時,這個女人…其實是…
B:什麼啊~難道你是救了人嗎?
I:不是,我感受到了更可怕的衝擊,那傢伙…不是女人,是穿了女裝的人妖,因為塞到屁股洞裡的瓶子拔不出來,所以才要到醫院。

尖叫~~~~~(效果音)

J:呼…

噹~噹~(寂靜)

I:幹嘛?那眼神!
J:呼~聽到最後的我們真的是世界第一的笨蛋,山田君!!把這傢伙的東西淋上汽油給燒了!!
B:就料到會是這樣的狀況,不過隨便就冒出妖怪的話也挺困擾的。
A:噢~大家久等了!怎麼啦?大家一付吃完冰棒,棍上寫著銘謝惠顧的表情?
J:嗯~差不多啦!為了打發時間而說了可怕的故事。
A:可怕的故事?那麼我就來說一個讓你們嚇到尿褲子的故事吧!
J:老爹要說嗎?反正也是泡上一個女人,第二天早上發現她長鬍子的事情吧?
A:混蛋!別把我跟伊凡混作一談。(伊凡淚目XDDD)
I:畜~~生~~~
A:那麼,今天就先用比較初級的吧~

噹~噹~

A:我還像你們這個年紀時,早上起來不管是上面還是下面都翹的老高。由其頭髮更是頑固,想要全部往後梳就算是燙或整髮劑塗一堆,前面的頭髮都馬上亂翹超不體面的。
R:哈哈哈,老爹也有這種時候啊!
A:我啊…有天,真的是很突然哪!只不過是將整髮劑擦上,頭髮就很滑順的全部後梳了。
B:嗚哇哇~那個,該不會…
A:大概三十歲中左右時,只是沾水,頭髮就服貼的能夠往後梳了。在那之後開始,每天早上起來,一看診頭啊…枕頭套上,一根、兩根、三根…啊啊~數不清…
B:別再說了~別再說了!!這種超可怕的故事別再說了!!!
R:喂喂!貝爾納爾!冷靜點!咦咦?我的手為什麼在抖,連扣子都扣不好。
J:怎麼回事啊!!貝爾納爾的嚇的像是被雨打濕的小狗般瑟瑟發抖。是誰說要說這種可怕的故事的!
B:大家不要丟下我一個人,我們不是約好到死都要一起嗎?
R:貝爾納爾…還有我陪著你啊(聽不清楚亂翻,阿爸你這樣遺言都說得不清楚不行喔!)
J:貝爾納爾?咦咦?路基諾??振作點!!誰來幫忙啊!這兩隻沒有氣息啦!!!

噹~噹~(合掌)

[edit]

CM: 0
TB: --

page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page top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page top

2017-11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