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 Mensch denkt, Gott lenkt.

Same Shit,Different Day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edit]

CM: --
TB: --

page top

夢境殺人 

2003/06/14
Sat. 12:10

該從什麼地方說起呢?那還是從本校每年每班都要選出五名成為神的祭品這檔子事說起吧!

為何要祭品的原由我也不太清楚,總之除了選出五人外,另外還要選出一個進行儀式的人,當然也是從班上選出,所謂儀式說穿了也沒什麼了不起,就只是負責拿刀割祭品頸動脈的人。

從走廊望出去,就能看到祭品們五個五個躺在操場上,穿著白色衣服一動也不動的,從體型來看都無法分清他們有什麼不同,也許被選作祭品的本來在外觀上就沒啥太大差別,然後儀式開始了。第一個執行者拿著形狀歪曲的匕首劃下,只見大量的暗紅血液噴了出來。旁邊的女孩子開始竊竊私語,說什麼頸動脈的正確位置到底在哪,而我只是不以為然的說反正把整個脖子砍斷,一定會砍到頸動脈,想想我也真可怕....。看著大量血液濡滿祭品的白衣,異樣的發現自己盡然不自覺的想轉頭,啊啊~好像有點討厭的感覺~

到底神是什麼?憑什麼要獻上五名祭品?!正當我對前座的優等生發表這些不滿的言論時,發覺我根本不記得我們班那五名祭品的名字,其他同學好像也絲毫沒這類的記憶,他們就好像不曾存在過一樣,那我心中的不滿到底是為何呢?是為誰而不滿?還是單純在發表我的偽善言論?執行儀式的同學回到教室了,手上仍舊沾了不少血跡,他皺著眉頭,似乎對於無法完全洗掉那暗紅的影子感到困擾。我繼續跟優等生談話,正當他點頭表示他也對學校這種行為感到不可理解也不諒解時,他突然消失了。是的!就像字面的意思,就像斷電一般~啪!的消失~ 然後我發覺窗外的光源好像減弱,有什麼東西擋在那,那看起來像是優等生的背影。這小子不只成績優秀還會瞬間移動= =? 但是他一轉身,那應該不是屬於人的臉,至少不是正常人的,眼睛瞪大著上半部臉色有點發青,從喉嚨底部發出低吼聲,最糟的是我發現他身邊還有不少人也跟他一樣。他開始對我咆嘯....不過很顯然的智商似乎受損了吧!隔著至腹部的牆壁,除非他進教室,不然應該咬不到我....

[被神降罪的人]突然先身的導師這麼說了,只要是對神質疑就會變成這樣。等等!那我咧????因為我是怪人所以就直接跳過嘛?導師對我露出詭異的笑容,然後再次宣揚神的偉大。呃呃,這個學校一定被詛咒了~不然窗外怎麼會一片漆,點起桌上的燭臺冒出的還是紫色火焰....鬼火啊~"~

唯有神能夠救我們,其他的護身符都是無用之物。在空中飄蕩著各種小囊,項鍊....旋轉著,頭好暈喔~管他怎樣都好~三更半夜別打擾我就沒事。


.....怪夢。好久沒記的那麼清晰了,當天早上五點還起來柆肚子= =|||胃痛到醒~沒想到這學期以來,我第一次在六點之前起床盡然是這種狀況~"~

[edit]

CM: 0
TB: --

page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page top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page top

2017-10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