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 Mensch denkt, Gott lenkt.

Same Shit,Different Day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edit]

CM: --
TB: --

page top

廣泛性焦慮疾患伴隨妄想症。 

2001/12/26
Wed. 22:29

我走在一片稀疏的樹林當中,走在前方的青年一腳跨過地上一隻色全身沾滿黏液的長條怪物。當我靠近時,怪物抬起頭(?)對我威嚇,黃色的眼睛,圓形的口中佈滿利齒,真是不可愛!我威嚇回去,然後牠吐出內臟(海參?),噁~~~。 胸口有股鬱悶的感覺。
「要走到哪?」
我問前方的青年。
「......」
他沒有回答,或是回答了我沒聽到,總之顧著跟他講話,我忘了注意腳下,一腳踩在一寶藍色黏液怪(就這樣叫好了!)身上。黏液怪凶悍的纏住我的腳,喔痛痛痛~這混帳傢伙~!!
「別光顧著看,拿劍把他弄掉啦!」
我朝著站在身邊的青年大叫,而他只是聳聳肩做出無可奈何的樣子。對呵...劍早在入樹林前被●●●(忘記名字)給保管了。
「真沒辦法。」
我拿出之前藏在身上的水果刀,朝黏液怪切下,露出白色有些透明的肉,牠一定是海參的親戚!!不過沒切中要害,牠纏的更緊了。於是我朝中央切斷,從斷口流出內臟,噁~~~終於鬆開了。我收起水果刀把黏液擦了擦,放回刀鞘。
「要是媽媽知道我拿來切這個一定會生氣吧bb」
--------------------------------------------------
灰色的房間,窗子沒有紗窗就只是一個空洞,從那望出去可以看到稀疏的林子。
醫生的手放在我額頭,一面挪動著聽診器,醫生的手好溫暖。
「有點發燒。」醫生說。
「不會吧!」旁邊的青年一臉驚訝。
醫生說有就有,我看了他一眼。
「開始治療。」
兩位可愛的護士小姐進來,幫我按摩頭,一面詢問狀況,非常舒服。治療結束後,我走到隔壁房間,醫生正坐在那。
「那是菊石症。」醫生說。
「菊石?!上古時代,化石的一種?」
什麼鬼啊...連我都懷疑我自己在說什麼了。
「那是一種細菌感染的病,尤其是靠雞爪等食物傳染。」
「可是我不吃雞爪。」
「$%^*#@~~~~」醫生不理我繼續說。
我別過視線。房間轉暗。
--------------------------------------------------
「那個醫生一片胡說八道,我肯定他有留一手!」雜誌社的編輯人員說。
「去問瑪丹娜吧!」
跟瑪丹娜何干?
「昨天那個先生留的地址是假的,哪有長風街啊!!」
一個小弟(身分)拿著一張A4的紙,上面大大的寫著長風街。
--------------------------------------------------
我張開眼,一片暗。
開桌燈,早上5:30....嗯。我醒了。(死)

[edit]

CM: 0
TB: --

page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page top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page top

2017-07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