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 Mensch denkt, Gott lenkt.

Same Shit,Different Day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edit]

CM: --
TB: --

page top

守る者の苦しみ、生きる者の哀しみ 

2004/10/14
Thu. 13:58

事情發生的沒頭沒尾,從開始到最後我一點狀況都沒搞清楚就跟上去了。唯一明白的只有,現在的目的是要去見在溪流中行走著的女孩的弟弟的...亡靈?!還是過去的殘像?一開始就說什麼都沒搞清楚了....唯一還有一件可以記憶起的事情,就是她老弟是一個很兇殘的傢伙,從小就喜歡拿家畜開刀,大致就是這樣...

說是在溪流中行走,但那看起來比較像是農田灌溉用的水溝,水看起來有點混濁,底部似乎有什麼粘稠狀的飄浮物。小姐,走在那樣的水中你一點也不擔心嗎??我行走在狹窄的水泥河堤上俯視著女孩,女孩報以微笑,既然這樣那我也沒辦法啦~走在陸地上多痛快啊~我踩著輕鬆的步伐向前進,眼前一棵針葉樹木的枝幹擋住我的去路,正當我準備跨越過去時,赫然發現枝幹間不但結著大蜘蛛網還附帶大蜘蛛一枚,無法閃避的我只好跳入水裡,從上游飄下來的一條不知名物正好纏住小腿....噁.....

終於到達目的地了,那是不知名的地方,看起來像是廢棄的校園...深夜無光的校園只會給人一種陰森的感覺,不知是否是錯覺總有一股潮濕的感覺,大概是那骯髒的水造成的吧!而更糟的是,現在完全不知道前進的方向了...濕氣此時更重了,水流過我的腳邊,女孩說到這裡是死人集聚的地方,如果不想死在這的話就在被水淹沒前快點找到方向,儘管這麼說但是要找的人是你弟弟吧!此時一個蒼白的身影從身邊飄過,仔細看那是一個像似國小學生的女孩,說的更難聽一點就像是廁所的花子...她像在指引路徑般帶領我們,不過我總有種感覺她好像很想露出原形,我不想看到被水泡腫的屍體啊!!!!!!還好這個預感沒有成真,總之女孩找到弟弟的亡靈(?)了,而接手而過的是....BL畫像Σ(゚д゚ 我冒著身命危險跟著你來就是為了拿這張畫?!!還說以後要記得打馬賽克?!!! 儘管心中頗E04,逃總是必要的~我拉著女孩的手開始奔跑,但無論如何就是無法離開中庭,此時心中已經開始複習著這一生所學到的髒話,接下來意識開始模糊,然後回神時眼前是人堆疊著向上爬的光景,像是要逃離般的互相踐踏著對方往上攀爬著,說是人...又無法感受到人氣,那是已經沒有人性可言的怪物...色的天空,滿月閃耀著,散發的光芒讓我再度昏眩起來。接下來已經回到地面上了,工程人員挖掘著地面,而女孩則是告知他們不用在白費力氣,下面已經沒有生還者了

既然已經離開那該死的地方為何還要閃躲呢?穿越過巷弄中販售著古老器物的店舖,我趴在青年的背上無力的想著,青年是女孩的男友,我們遇到工程人員後沒多久,他就來迎接我們,而很丟臉的我正被他背在背上。店舖的老闆親切的搬開貨物讓我們通過,最後來到古老公寓的巷子,女孩向我們道了晚安,逕行進入了一間有著紅色木門的公寓。
「這樣好嗎?你不怕她吃醋??」
我將下巴靠在青年的肩膀上詢問著。
「恩?放心我們沒有把你當女的過...嗚」
我用額頭用力撞了他的後腦一下。然後他好像發現什麼般停下腳步,順著他的視線隱約可以看到幾個影,他把我放下之後我們退回女孩的公寓,女孩與她的姊姊也一同下樓了,兩人坐在階梯上。現在是怎樣?又要開始看熱鬧了嗎?腳步聲行到木門前就停了,聽數量大約有三個左右,有一個沙啞的聲音說道[事情完成之後,大王說去向王子拿報酬,請把我們應得的報酬給我們] 王子?什麼王子?我看著身旁的青年,他泰然自若的伸出手,瞬間木門透明化了,在白光中我看到在門外三個物體猙獰的樣子,牠們彎曲著背脊,不知道是哪來的狗膽我對著最靠近門縫的怪物的耳邊吹了一口氣,牠張大著無牙的口對我咆哮著,王子看著我露出則難的眼神,我看到他手中的東西,那是牙,報酬是牙嗎?不知道我等等出去會不會成為第一個被咬的對象,我不禁開始擔心起來....

結論:這個夢境裡不是死人就是怪人。

[edit]

CM: 0
TB: --

page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page top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page top

2017-07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